一副竭尽全力的样子

 必发集团游戏     |      2019-05-03 05:51
一副竭尽全力的样子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失去记忆?”
“我不确定,”他再度开口,一副竭尽全力的样子,“我本来在一艘太空船上。”
“这点我们知道,说下去!”
莎米雅呵斥道:“大吼大叫没有用,船长,你会把他剩余的一点记忆也赶走。”
愚可竭尽心力拉扯着心灵的暗角,已无暇容纳其他的情绪。“我不怕他,大小姐。”这句话一出口,连他自己也惊讶不已,“我在试着回忆。有一个危机,我确定这一点。弗罗伦纳有很大的危险,可是我记不起详细的情况。”
“整个行星都有危险?”莎米雅迅速向船长瞥了一眼。
“是的,是原子流带来的。”
“什么原子流?”船长问。
“太空原子流。”
船长双手一摊:“胡说八道!”
“不,不,让他说下去。”莎米雅对他有信心,她的嘴唇微张,黑眼珠闪着光芒,当她微笑时,浅浅的酒窝浮现在两颊与下巴之间,“太空原子流是什么?”
“许多不同的元素。”愚可含糊地说。他已经对瓦罗娜解释过,不想从头再说一遍。
他说得很快,杂乱无章,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像是被那些想法驱动一样:“我送了一封电讯给萨克的办事处,这点我记得非常清楚。我必须很小心,那不只是弗罗伦纳的危机。没错,绝不只是弗罗伦纳。它的范围和银河一样广,必须小心翼翼处理。”
他似乎与听众切断了一切实质联系,似乎活在过去的一个世界,而遮盖这个世界的帷幕正透出点点空隙。瓦罗娜将手放在他的肩头想安抚他:“好了!好了!”但他甚至对这些也浑然不觉。
“不知怎么搞的,”他喘着气继续说,“萨克某位官员截收到我的电讯。那是个错误,我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他皱起眉头:“我确定我是用分析局专用的波长,将它传给当地办事处。你们认为次以太电讯能被窃听吗?”
“次以太”这个名词那么轻松就脱口而出,他甚至也没被自己吓到。
他或许是在等待答案,但他的眼睛视而不见:“总之,当我在萨克着陆的时候,他们已经在等我。”
他又顿了一顿,这回时间很长,显然是在沉思。船长完全没有打断他,他自己似乎也在沉思。
莎米雅急着问:“谁在等你?谁?”
愚可说:“我……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不是办事处来的,是个萨克人。我记得跟他谈过,他知道这个危机,他提到过,我确定他提到过。我们坐在一张桌子旁边,我记得那张桌子,他坐在我对面,那画面就像太空一样澄澈。我们谈了好一阵子,我似乎不急于提供详情,我确定这一点,因为我必须先对办事处的人说。然后他……”
“怎么样?”莎米雅催促。
“他做了一件什么事。他……不,再也想不起来了,想不起来了!”
他尖叫几声,接着是一片静寂。最后,竟是船长的手腕通话器发出的单调嗡嗡声,打破了这一片静寂。
他说:“什么事?”
回答的声音又尖又细,而且带着恰到好处的敬意:“来自萨克致船长的电讯,要求船长亲自接收。”
“好,我现在就去次以太通讯室。”
他转向莎米雅:“大小姐,我能否提醒您,无论如何,现在已是晚餐时间。”
他料想这女孩会推说她毫无胃口,然后催促他离去,叫他别再打扰她。于是,他又以更圆滑的方式说:“现在也是喂这两个家伙吃饭的时候,他们也许已经又饿又累了。”
莎米雅没有理由反对:“我一定要再来见他们,船长。”
船长默默一鞠躬。这或许代表默从,也或许不是。
莎米雅?发孚情绪亢奋。她对弗罗伦纳所做的研究,满足了知性自我的某种雄心壮志。但是这个“某地球人受心灵改造的神秘事件” (这几个字在她心中加上了引号),却挑逗着更原始、更贪婪的那个自我,唤起了她心中纯粹动物性的好奇。
这是个疑案!
吸引她的共有三大疑点,其中不包括(在这种情况下)或许最合理的推论——此人的故事是否并非实情,而只是妄想或蓄意的谎言。若怀疑这不是个真实事件,它的神秘性将会遭到破坏,莎米雅不能允许这种结果出现。
因此,那三个疑点如下:(一)威胁弗罗伦纳,或说威胁整个银河的危机是什么?(二)改造那个地球人的是谁?(三)那人为何要使用心灵改造器?
她决心抽丝剥茧,直到自己彻底满意为止。没有人会谦虚到不相信自己是个称职的业余侦探,况且莎米雅绝不是个谦虚的人。
她以不失礼的最快速度吃完晚餐,随即匆匆跑到那间禁闭室。
她对守卫说:“把门打开!”
那名船员依然站得笔直,以毫无表情但充满敬意的眼神望着前方:“启禀大小姐,这门不能打开。”
莎米雅气呼呼地呵斥道:“你竟敢这么说?如果你不立刻把门打开,我就去告诉船长。”
“报告大小姐,门不能打开,这是船长下达的严格命令。”
她又狂奔到上层甲板,闯进船长的舱房,像是一阵压缩的小龙卷风。
“船长!”
“大小姐?”
“你是不是下令,不准我见那个地球人和那个本地女子?”
“我相信,我们曾经达成协议,大小姐,只有当我在场的时候,您才能够见他们。”
“晚餐之前,没错。可是你看不出他们不会害人吗?”
“我看出他们似乎不会害人。”
莎米雅强忍住心中怒气:“这样的话,我命令你现在就跟我来。”
“我无法从命,人小姐,情况有所改变。”
“怎样改变?”
“他们必须由萨克有关当局来问话,在此之前,他们不该接触任何人。”
莎米雅垮着下巴,但几乎立刻收回了这个不端庄的表情: “你该不会把他们送交弗罗伦纳事务部吧?”
“这个,”船长敷衍她,“那当然是初步的打算。这两人未经许可就离开他们的村镇;事实上不只如此,而是未经许可就离开他们的行星。此外,他们还利用萨克航具偷渡。”
“他们不是故意的。”
“是吗?”
“在面谈之前,你就已经知道他们所有的罪状。”
“但是直到那次面谈,我才听到这个所谓的地球人说些什么。”
“所谓的?你自己说地球这颗行星的确存在。”
“我是说它可能存在。可是,大小姐,我能否斗胆请问,您究竟希望看到我们如何处置这两个人?”
“我认为应该详加调查那个地球人的故事。他提到弗罗伦纳有危险,还提到萨克有人企图对有关当局隐瞒事实。我认为这件案子甚至应该交给家父处理。事实上,在适当的时候,我要带他去见我父亲。”
“实在高明啊!”
“你在讽刺我吗,船长?”
船长马上涨红了脸:“请您原谅,大小姐,我是在说我们的囚犯。能否准许我稍作说明?”
“我不知道你的‘稍作说明’是什么意思,”她气呼呼地回答,“但是我想你可以开始。”
“谢谢您。首先,大小姐,我希望您不会小看弗罗伦纳的动乱。”
“什么动乱?”
“您不可能忘记图书馆的案子吧?”
“你是说巡警被杀?把这件事扯进来,你也太离谱了,船长!”
“今天早上又

 
标签:必发集团游戏

上一篇:大小姐。本地人说谎像呼吸一样
下一篇:没错。那个当地凶手有两个共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