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本地人说谎像呼吸一样

 必发集团游戏     |      2019-05-03 05:50
大小姐。本地人说谎像呼吸一样时却舌头打结。
“愚可,”然后他想到,啊,那不是我的名字,“我想是愚可吧。”他记不起别的名字。
“你不知道吗?”
一脸愁容的瓦罗娜想要开口,莎米雅却举起一只手,做出严格禁止的手势。
愚可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你是弗罗伦纳人吗?”
这点愚可相当肯定:“不,我原来在一艘太空船上,我是从别的地方来到这里的。”他无法将视线从莎米雅身上移开,他似乎看到那艘太空船与她叠在一起。那是一艘小型、非常亲切、如家一般温暖的太空船。
他说:“我搭乘一艘太空船来到弗罗伦纳,早先我住在一颗行星上。”
“哪颗行星?”
一股思绪仿佛要强行穿越过窄的精神甬道。愚可随即想了起来,他吐出的声音令自己雀跃万分,那是个遗忘许久的声音。
“地球!我来自地球!”
“地球?”
愚可点了点头。
莎米雅转向船长:“地球这颗行星在哪里?”
瑞斯提船长浅浅一笑:“我从来没听过。别把这小子的话当真,大小姐。本地人说谎像呼吸一样,自然而然就吐出来,他最先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听他说话不像本地人。”她又转向愚可,“地球在哪里,愚可?”
“我……”他用颤抖的手按住额头,“它在天狼星区。”这句话的语调有一半像疑问句。
莎米雅问船长:“的确有个天狼星区,对吧?”
“是的,的确有,我很惊讶他这回说对了。话说回来,这并不能代表地球也是真实的。”
愚可激动地说:“它是真实的。我告诉你,我记起来了!我忘记了好长一段时间,现在我不可能错,不可能!”
他转身抓住瓦罗娜的手肘,拉着她的袖子:“罗娜,告诉他们我来自地球。真的,真的!”
瓦罗娜睁大的双眼透着焦虑:“我们是在某一天发现他的,大小姐,他当时完全丧失记忆。他不能自己穿衣服,也不会说话和走路,什么都不懂。后来他开始一点一滴记起以前的事。目前为止,他记起的每件事都是这么来的。”她向船长那表情厌烦的脸孔投以迅速而恐惧的一瞥,“他可能真的是来自地球,大亨,这么说并不是有意顶撞您。”
最后一句是个历史悠久的惯用语。任何叙述若与上级原先的话似乎有所抵触,就一定会加上这句。
瑞斯提船长咕哝道:“这样说丝毫无法证明他不是来自萨克行星的首善之区,大小姐。”
“也许吧,可是其中的确有不对劲的地方。”莎米雅坚持。她执意做出女性的判断,往传奇事迹那方面想,“我确定这一点……当你发现他的时候,他的情况为什么那么糟,小姐?他受伤了吗?”
瓦罗娜起初一言不发,两只眼睛无助地来回游移,最先望向扯着头发的愚可,然后望向皮笑肉不笑的船长,最后望向等待答案的莎米雅。
“回答我,小姐。”莎米雅催促她。
瓦罗娜难以决定,可是此时此地,她想不出能够替代真话的谎言:“有位医生检查过他,他说我……我的愚可接受过心灵改造。”
“心灵改造!”一股轻微的嫌憎感袭向莎米雅。她将椅子向后推,刮得金属地板上吱吱响,“你的意思是他有精神病?”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大小姐。”瓦罗娜嗫嚅道。
“不是您想像中那样,大小姐。”船长几乎同时开口,“本地人都没有精神病,他们的需要与欲望都太简单,我这辈子从没听过哪个本地人有精神病。”
“可是那……”
“很简单,大小姐。假如我们接受这女人所说的奇幻故事,我们只能得到一个结论,就是这小子曾经是个罪犯。我想,那也算精神病的一种。若是如此,必定有哪个替本地人治病的庸医治疗过他,差点把他害死,于是将他弃置在某个无人的角落,以逃避侦查和起诉。”
“但此人必须拥有心灵改造器才行。”莎米雅反驳道,“你不会认为本地人能用这种仪器吧?”
“也许不能。可是,一位合格的医疗人员,又怎会做出这么外行的事?我们既然推出这个矛盾,就证明这个故事从头到尾都是谎言。假如您愿意接受我的建议,大小姐,您就把这两个家伙交给我们处理吧。您看到了,根本别指望从他们嘴里问出什么来。”
莎米雅犹豫了一下:“或许你说得对。”
她起身,以迟疑的目光望着愚可。船长跟在她后面,举起小折椅,“啪”的一声将它折好。
愚可跳了起来:“等一下!”
“假如您不反对,大小姐,”船长一面为她拉开门,一面说,“我的手下会让他安静下来。”
莎米雅在门槛处停下脚步:“他们不会伤害他吧?”
“要对付他很容易,我不认为会有让我们采取极端手段的需要。”
“大小姐!”愚可吼道,“大小姐!我可以证明我来自地球。”
莎米雅犹豫:“我们听听他怎么说。”
“遵照您的意思,大小姐。”船长冷冷地答道。
她走了回来,不过仍—与舱门保持着一步的距离。
愚可涨红了脸。他极力试图回忆,嘴唇咬成一个滑稽的笑容:“地球带有放射性,我记得。我记得那些禁区,以及夜晚泛蓝的地平线;土壤会发光,长不出任作物;能住人的地方少得可怜。这就是我成为太空分析员的原因,这就是我不在乎待在太空的原因,我的世界是个死去的世界。”
莎米雅耸了耸肩:“走吧,船长,他只是在胡说八道。”
这回却轮到瑞斯提船长愣在那里,连嘴巴都合不拢。他喃喃道:“一个带有放射性的世界……”
“你是说真有这种东西?”莎米雅问。
“没错。”他将惊奇的目光转向她,“他这又是从哪里听来的?”
莎米雅疑惑:“一个世界怎能又有放射性又可住人?”
“可是的确有这么一个世界,而它也的确在天狼星区。我不记得它的名字,可能真的就叫地球。”
“就是地球。”愚可以既骄傲又自信的口吻说,“它是银河中最古老的行星,是全人类的发源地。”
船长轻声说道:“那就没错!”
莎米雅感到思绪一片混乱:“你的意思是人类发源自这个地球?”
“不,不。”船长心不在焉地回答,“那是迷信。不过我就是从这个传说中,听到有个带放射性的行星。据说这颗行星是全体人类的故乡。”
“我不知道我们原来有个故乡行星。”
“我想我们的确是从某处发源的,大小姐,可是我不相信有什么人能知道是哪颗行星。”
他突然有了决定,快步走向愚可:“你还记得什么?”
他几乎脱口而出“小子”二字,不过及时住口没讲。
“主要是那艘太空船,”愚可说,“还有太空分析。”
莎米雅来到船长身边,两人并排站在愚可面前。莎米雅感到兴奋的情绪去而复返:“那么这全是真的?但若是这样,他怎么会受到心灵改造呢?”
“心灵改造!”瑞斯提船长若有所思地说,“我们来问问他。喂,你,不管你是本地人或外星人士或其他东西,你怎么会受到心灵改造?”
愚可显得困惑不已:“你们都这样说,就连罗娜也是,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那么,

 
标签:必发集团游戏

上一篇:又从巡警升格为大亨。他从下城来到上城
下一篇:一副竭尽全力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