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这个缘故

 必发集团游戏     |      2019-05-03 05:45
基于这个缘故

 。
那么多太空船,他们偏偏选中载送发孚大亨之女的那一艘。
第九章 大亨
发孚大亨是萨克最重要的人物,基于这个缘故,他极不愿意让人见到他站立的模样。他与女儿一样个子很矮,但他女儿的身材十分匀称,而他则不然,最主要是因为他双腿太短。他的上身相当壮硕,脸也可谓相貌堂堂,但腰部以下却衔接着一双粗短的腿,走起路来不得不笨拙地摇摇摆摆。
所以他总是坐在一张办公桌后面。除了他女儿、贴身仆人,以及已经过世的妻子,其他人从未见过他有别的姿势。
此时他就威风凛凛坐在那里。他的头很大,嘴很大,鼻孔也很大,但下巴却是尖的,中间还有条凹痕。这样一副尊容,同时能给人仁厚与刚愎的双重印象。他完全不重视发型,头发一律向后梳,几乎垂到肩膀,每根头发都是青黑色,没有夹杂一点灰白。他的两颊、唇边以及下巴附近隐约泛着青光,那是弗罗伦纳籍理容师与他那顽强生长的胡须一日奋战两次的成果。
这位大亨喜欢装模作样,这点他自己很明白。他有一副训练有素的表情,两只粗短的大手放在桌面,轻轻交握着。平滑光亮的桌面空无一物,没有纸,没有通话管,也没有任何装饰。这份单纯自然更突显了大亨本身的存在。
他正在对脸色惨白的秘书说话,声音有气无力,这是他对机械装置与弗罗伦纳籍官员说话时的专用声调:“我想全都接受了吧?”
其实他对答案早已成竹在胸。
他的秘书以同样有气无力的声调回答:“玻特大亨表示,由于正有要事缠身,他无法在三点以前出现。”
“你怎么回答?”
“我说目前这件事非同小可,任何延迟都是不智之举。”
“结果呢?”
“他说他一定会出现,阁下。其他人则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发孚微微一笑。早半小时、晚半小时不会有什么差别,重要的是这牵涉到一个新的原则。五大大亨对于自身的独立性太过敏感,这种敏感心理必须去除。
现在他等着。这个房间很大,其他人的位置都已备妥。时间是两点二十一分,那座大型精密时计如此显示。一千年来,它的微量放射性能源从未故障,也从未有丝毫衰减。
这两天是多大的一场震撼!这座古老时计过去恐怕从未目睹堪以比拟的事件。
然而,它毕竟经历了千年岁月,也的确见识过许多事物。在它开始计时之际,萨克还是一个新世界,由数座人力建造的城市组成,与其他资深世界几乎没有接触。当时,它挂在一座古老砖造建筑的墙壁上,如今那座建筑早已化为尘土。曾经,在三个短暂的萨克“帝国”期间,毫无纪律的萨克军人统治着周围五六个世界。那段日子里,它无动于衷地默默报时。而在邻近世界的舰队两度控制萨克期间,它的放射性原子依旧按精准的统计规律逐一衰变。
五百年前,萨克发现与它最近的世界——弗罗伦纳——土壤中蕴藏着难以计量的宝藏。在节节进逼的胜仗之后,萨克人以征服者的身份建立和平。从此萨克放弃了原先所建立的帝国,独独将弗罗伦纳收归版图,很快成为银河强权,连川陀都望尘莫及。一切经过,这座时计都认真地记录下来。
川陀觊觎弗罗伦纳,其他强权也虎视眈眈。过去数世纪以来,太空各处曾有许多贪婪的手掌先后伸向弗罗伦纳,极力要将它据为已有。可是萨克紧抓弗罗伦纳不放,宁愿引发银河战争也在所不惜。
川陀心知肚明!川陀心知肚明!
仿佛是时计的无声节奏,将这句话一遍遍送进发孚大亨的脑海。
时间是两点二十三分。
将近一年前,萨克的五大大亨有过一次聚会。那次聚会与今天一样,是在发孚的大厅举行。当时那些散布在萨克各处的大亨们也像今天一样,各自在自己的大陆上,借着三维化身齐聚一堂。
就基本功能而言,三维化身等于是实物大小的三维电视,具有一切声光效果。在萨克,任何小康的普通人家都拥有这种设备。但前者超越后者的地方,在于没有任何可见的接收器。除了发孚之外,出席的大亨虽与真人无异,但实际上并不是他们的真身。他们将身后的墙壁完全遮蔽,呈现的身形不会闪烁,但伸手便能穿透这些形体。
鲁内大亨的真实身躯坐在行星的另一端,此时此刻,唯有他的大陆为黑暗所笼罩。在发孚的大厅中,鲁内的影像四周泛着人工照明的白色寒光,在周围的日光下显得分外暗淡。
不论是真人或者影像,聚在大厅的这些人代表了整个萨克。这个丑陋的组合,正是这颗行星的化身。鲁内秃头、红润、肥胖;巴里一头灰发,皮肤又干又皱;斯汀搽胭脂抹粉,带着人老珠黄的笑容,强装出早已消失的生命力;玻特则显得漠视物质生活享受,甚至过分到两天没刮胡子,指甲也脏得令人憎厌。
他们就是五大大亨。
这五个人位于萨克三级统治阶层的最顶端。其中最低的一级,当然就是国务院的弗罗伦纳籍官员;在萨克各豪门世族的兴衰起伏中,他们的地位始终不变;真正推动政府机器的也是他们这群人。在他们之上,是由世袭的(而且无害的)国家领袖所任命的部会首长。政府的公文需要有他们和国家领袖本人的名字,才能生效,不过这些人唯一的责任也只是签字而已。
最高一级则由五大大亨把持,每个人在其他四人的默许下分别占据一个大陆。他们是五大家族的家长,而五大家族控制着蓟荋的所有贸易,以及从中获得的财富。金钱是权力的后盾,有了权力便能控制萨克的政策,而金钱正掌握在他们手里。这五个人当中,又数发孚最为富有。
将近一年前那天,发孚大亨面对这银河第二富有的行星上其他四位主人(第一富有的是川陀,毕竟川陀拥有百万个世界,而他们只有两个)。
“我收到一封奇怪的信。”当时他说。
他们什么也没问,都默默等着。
发孚将一张带有金属光泽的薄片递给秘书,秘书依次走过座位上的四个人形,举起薄片让他们看清楚,时间刚好让每个人都能读完其上的字句。
对另外四位参加这场会议的人而言,只有自己是真实的,而包括发孚在内的其他人只是幻影。那个带有金属光泽的薄片同样是幻影,他们只能坐在那里,凝望着聚焦在眼前的光线。那些光线从发孚的大陆发出,跨越遥远的距离,分别送到巴里、玻特、斯汀的大陆,以及鲁内的大陆岛上。他们读到的字迹,则是幻影中的幻影。
只有玻特,这个率直又用不惯精巧设备的大亨,一时忘了眼前只是幻影,伸出手想要拿那封信。
他的手臂伸向影像接收器的矩形边缘,立刻被切掉一截,只剩一半断肢。发孚知道,在玻特自己的房间里,他的手什么也没抓到,只是穿过那封信门发孚微微一笑,其他人也露出笑容,斯汀甚至发出哧哧的笑声。
玻特面红耳赤,赶紧抽回手臂,那截断肢又复原了。
发孚说:“好,大家都看过了。如果你们不介意,我现在要把它朗读一遍,好让各位思考一下它
标签:必发集团游戏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然后慢慢把它卷成半透明的银色圆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