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帮助那些大亨

 必发集团     |      2019-05-03 06:10
“假如你帮助那些大亨终于给他们等到了。”
“少威胁我!”发孚咆哮道。
“你也这样想吗,阿贝尔?”强兹追问,“假如你帮助那些大亨,那么在世人眼中,川陀不是蓟荋贸易的救主,反而是蓟荋垄断业的救星。你能冒这个险吗?”
“川陀能冒着战争的危险吗?”发孚反问。
“战争?荒唐!大亨,一年之内,不论有没有新星,你在弗罗伦纳上的产业都将一文不值。赶快脱手吧,卖掉整个弗罗伦纳,川陀买得起。”
“买下一颗行星?”阿贝尔惊慌失措。
“有何不可?川陀有这个钱,而且还能因此赢得天下人心,这将值上千倍的代价。如果告诉他们你在拯救数亿生灵还不够,那么再告诉他们,你会为他们带来廉价的蓟荋,那就一定行了。”
“我会考虑考虑。”阿贝尔说着望向发孚,这位大亨垂下了眼睑。
顿了好一阵子,发孚也说了一句:“我会考虑。”
强兹发出刺耳的笑声:“别考虑得太久。蓟荋的秘密很快就会传开,没有任何办法挡得住。到了那个时候,你们两人不会再有行动的自由,现在两位还能谈个较好的买卖。”
镇长似乎泄了气。“这是真的吗?”他不断重复,“这是真的?弗罗伦纳要消失了?”
“这是真的。”强兹说。
泰伦斯展开双臂再垂下来:“如果你想要愚可的那些文件,它们藏在我的镇上,和人口统计资料放在一起。我特别选了一批尘封的档案,是至少一世纪前的记录,没有人会因为任何理由翻查那些资料。”
“听我说,”强兹说,“我确定我们能和分析局达成一项协定。我们在弗罗伦纳将需要一个人,他必须了解弗罗伦纳的同胞,必须能告诉我们如何向他们解释这些事,如何以最佳的方式进行疏散,如何挑选最合适的避难行星。你愿意帮我们吗?”
“你的意思是,这样子将功赎罪?谋杀罪就算了?有何不好?”镇长双眼突然涌出泪水,“但我终究是输了。我将失去我的世界,失去我的家园。我们全都输了,弗罗伦纳人输掉自己的世界,萨克人输掉他们的财富,川陀人输掉得到那笔财富的机会,根本没有任何赢家。”
“除非你了解,”强兹柔声道,“在一个新的银河中——一个不受恒星不稳定性威胁的银河,一个人人都有蓟荋的银河,一个政治统一近在眼前的银河——终归会有许多赢家。一千兆个赢家,整个银河的人民,全都是胜利者。”
第十九章 尾声
一年后。
“愚可!愚可!”沙姆林?强兹跑过航站着陆场,快步奔向太空船,双臂同时张开,“还有罗娜!我真认不出你们两人了。你们好吗?你们好吗?”
“我们好得不能再好。看来你收到我们的信了。”愚可说。
“当然。告诉我,你们对这一切有何感想?”他们一同向强兹的办公室走去。
瓦罗娜悲伤地说:“今天上午我们回到镇上,田野空空荡荡的。”现在她穿着帝国妇女的衣裳,不再像个弗罗伦纳的农妇。
“没错,对于在这儿生活过的人来说,看来一定十分荒凉。甚至连我也觉得越来越荒凉,但我会尽可能待久一点,弗罗伦纳之阳的辐射数据有极重大的理论价值。”
“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完成这么大规模的疏散!这显示了极佳的组织能力。”
“我们全力以赴,愚可。喔,我想我该用你的真名称呼你。”
“请不要,我再也不会习惯了。我就是愚可,这仍是我唯一记得的名字。”
强兹说:“你有没有决定是否要继续太空分析的工作?”
愚可摇了摇头:“我已经下定决心,我的决定是,不。我再也无法唤回足够的知识,那部分已经永远消失。不过,这不会对我造成任何困扰。我准备回地球去……对了,我很希望能够见到镇长。”
“恐怕没办法,他决定今天休一天假。我想他宁愿不跟你见面,他有罪恶感,我这么想。你对他不会怀恨在心吗?”
愚可说:“不会,他本无恶意,而且在许多方面,他都使我的生活变得更好。比方说,让我遇到了罗娜。”他说着用手臂搂住她的肩膀。
瓦罗娜望着他微微一笑。
“而且,”愚可继续说,“他帮我治好了一个毛病。我终于了解自己为什么要当太空分析员,也了解了为何将近三分之一的太空分析员都招募自同一颗行星——地球。住在一个带有放射性的世界,任何人必定都在恐惧与不安全感中成长。一失足就可能丧命,我们那颗行星的表面成了我们最大的敌人。
“这就在我们心中形成一种焦虑,强兹博士,一种对行星的恐惧。我们只有在太空中才会快乐,那是我们唯一能感到安全的地方。”
“现在你不再有那种感觉了,愚可?”
“当然不了,我甚至不记得曾有那种感觉。你看,这样多好。镇长当初设定那具心灵改造器是为了除去我的焦虑,但他却忘了设定强度。他以为要对付的是一个最浅的、表面的问题,这个根深蒂固的焦虑他根本不知道,结果他一股脑都给清掉了。就某个角度而言,的确值得把它清掉,即使许多其他东西也随之而去。现在我不必待在太空,我可以回到地球,我可以在那里工作。而地球需要人手,永远都需要。”
“其实,”强兹说,“我们何不像帮助弗罗伦纳那样帮助地球?没有必要让地球人在那种恐惧与不安全感中成长,银河大得很。”
“不,”愚可激动地说,“这是两种不同的情况。地球有它的过去,强兹博士。很多人也许不相信,但我们地球人都知道,地球是人类的起源行星。”
“嗯,或许吧,我不敢说是对是错。”
“绝对没错。它是一颗不能离弃的行星,绝对不能离弃它。总有一天我们会令它改变,将它的表面变回过去必曾拥有的面貌。在此之前——我们要留下来。”
瓦罗娜小声说道:“我现在是个地球女人。”
愚可正望向地平线,上城鲜艳夺目依旧,可是居民都走光了。
他问:“还有多少人留在弗罗伦纳?”
“大约两千万。”强兹说,“我们将进度逐步放慢,撤离必须保持平衡。还没撤走的那些人,在这几个月里必须始终维持一个完整的经济体。当然,重新安顿的工作还在最初阶段。撤离者大多仍住在邻近世界的临时收容营,会有一段无可避免的艰苦日子。”
“最后一个人将在何时离开?”
“永远不会。”
“我听不懂。”
“镇长非正式地申请留下来,他的申请已被批准,同样是非正式的。这件事不会留下公开记录。”
“留下来?”愚可十分震惊,“可是看在整个银河的分上,为什么呢?”
“我本来不知道,”强兹说,“可是我想你在谈到地球的时候,你自己提出了合理的解释。他的感觉和你一样,他说他不忍心让弗罗伦纳孤独地死去。”
Table of Contents
第一章 弃儿
第二章 镇长
第三章 图书馆员
第四章 叛徒
第五章 科学家
第六章 大使
第七章 巡警
第八章 贵妇
第九章 大亨
第十章 亡命之徒
第十一章 船长
第十二章 侦探
第十三章 游艇玩家
第十

 
标签:必发集团

上一篇:,或是两者同时使用
下一篇:ADVANCED控制板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