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索就自动失效了。大使先生

 必发集团     |      2019-05-03 06:05
勒索就自动失效了。大使先生,以避免类似事件再度重演。毕竟,分析局是个星际机构,与区域性政治一向没有瓜葛。”
发孚说道:“说得真好!但明显的事实依旧是明显的事实,你的计划实在显而易见。假如我放弃这个人,那会发生什么事呢?在我想来,分析局会设法问出它想问出的一切。它声称是个星际机构,和区域性政治没有牵扯,但它的年度预算有三分之二由川陀捐献,这是事实,对不对?我不信有哪个理性的政治观察家,会认为太空分析局在今日银河真正中立。它从此人身上发现的讯息,一定会符合川陀帝国的利益。
“而那些讯息会是什么呢?那也很明显。此人的记忆将慢慢恢复,分析局会发表每日公报。他会一点一滴记起越来越多必要的细节,首先是我的名字,接着是我的样子,再接着是我说的每一句话。分析局会郑重其事地宣称我有罪,要求我赔偿,而川陀将不得不暂时接管萨克,然后随便找个名义,暂时的接管就成了永久的占领。
“任何勒索都有其极限,超过这个极限,勒索就自动失效了。大使先生,你的勒索到此为止。假如你想要这个人,让川陀派一支舰队来。”
“何必提动武呢?”阿贝尔说,“我倒是注意到,你一直刻意避免否认这位太空分析员最后一番话的暗示。”
“没有任何暗示需要我用否认来澄清,他记得两个字,或者只是他说他记得,那又怎么样?”
“这件事难道没有任何意义吗?”
“一点都没有。在萨克,发孚这个姓氏是大姓。就算我们假定这个所谓的太空分析员说的是真话,他也有一年的机会在弗罗伦纳听到这个姓氏。他来到萨克时,乘坐的是接我女儿的那艘太空船,途中他更有机会听到发孚这个姓氏。这两个字渗入他薄弱的记忆,还有什么比这更自然的呢?当然,他也许并不诚实,此人一点一滴的吐露很可能是早已预演好的。”
阿贝尔想不出该说什么。他望了望其他人,强兹眉头深锁,右手手指正慢慢搓揉着下巴;斯汀正一面傻笑,一面喃喃自语;那位弗罗伦纳镇长则茫然瞪着自己的膝盖。
接下来发言的竟是愚可,他从瓦罗娜的臂膀中挣脱,猛然站了起来。
“听我说。”他苍白的面孔扭曲变形,双眼反映出内在的 痛苦。
发孚讥笑道:“我看又要吐露一点了。”
“听我说!”愚可再度开口,“当时我们坐在一张桌子旁,茶里下了药。我们曾有争执,我不记得为什么。然后我就不能动了,只能坐在那里;我不能说话,只能思考。太空啊,我被下了药。我想要大喊大叫,拔腿逃跑,可是我做不到。然后,另外那人,发孚,走了过来。他原来一直在对我吼叫,现在却停了,他已经没必要那样做。他绕过桌子向我走来,像座山那样站在我面前。我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我只能试着扬起眼珠向他望去。”
愚可说完,仍然沉默地站在原处。
沙姆林?强兹说:“另外那人是发孚?”
“我记得他的名字是发孚。”
“好,他是不是那个人?”
愚可并未转头望去,他说:“我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
“你确定吗?”
“我一直在尝试。”他突然发作,“你不知道这有多困难。痛啊!就像烧红的尖针,深深插进来!插在这里!”他双手抱着头部。
强兹轻声说:“我知道这很困难,可是你必须尝试。你看不出来吗,你必须继续尝试。望着那个人!转过头去望着他!”
愚可转身面对发孚大亨,他凝视了片刻,然后转过头来。
“现在你记起来没有?”强兹问。
“没有!没有!”
发孚露出冷笑:“你的人忘记台词了吗?还是如果让他在下一场戏才记起我的长相,这个故事会显得更加可信?”
强兹气急败坏地说:“我以前从未见过这个人,也从未跟他说过话,我们没有安排什么阴谋来陷害你。我烦透了你在这方面的指控,我要找的只是真相。”
“那么,我能否问他几个问题?”
“请便。”
“谢谢你的好意,这点我能确定。喂,你——愚可,不管你真名叫什么……”
他以一名大亨的身份,对一个弗罗伦纳人说话。
愚可抬起头来,答道:“阁下。”
“你记得某人从桌子的另一侧向你走来,当时你坐在那里,被下了药而动弹不得。”
“是的,阁下。”
“你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这个人低头望着你。”
“是的,阁下。”
“而你抬头望向他,至少试图那样做。”
“是的,阁下。”
“坐下来。”
愚可依言照做。
一时之间发孚未有任何行动。他那不见嘴唇的嘴巴或许绷紧了些,两颊与下巴青黑色胡碴下的颚部肌肉隆起少许。然后,他从座椅上滑了下来。
滑下来!仿佛他在办公桌后面屈膝跪下。
但他随即走出来,明明是双脚着地。
强兹感到头晕目眩。这个人在座位上如此相貌堂堂、如此威风凛凛,此时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突然变成一个可怜的侏儒。
发孚畸形的双腿在下面努力挪动,载着不成比例的躯干与头部向前走。他面红耳赤,但双眼依然射出原有的高傲目光。斯汀狂放地哧哧大笑,发孚那对眼睛立即转向他,硬逼他把笑声咽下去。其他人都看呆了,全默默坐在原处。
愚可张大眼睛,看着他一步步逼近。
发孚说:“我是不是那个绕过桌子向你走来的人?”
“我不记得他的长相,阁下。”
“我不是要你记得他的长相。你能忘记这个吗?”他展开双臂,比了比自己的身形,“你能忘记我的样子,我走路的方式吗?”
愚可可怜兮兮地说:“我似乎不该忘记,阁下,但是我不知道。”
“可是当时你坐着,他站着,而你抬头望向他。”
“是的,阁下。”
“他低下头望着你,事实上,是像座山那样站在你面前。”
“是的,阁下。”
“至少你记得这一点?你确定吗?”
“是的,阁下。”
两人现在已面对面。
“我低下头望着你吗?”
愚可说:“没有,阁下。”
“你抬起头望着我吗?”
坐着的愚可与站着的发孚平行面对面、直勾勾地彼此瞪视。
“没有,阁下。”
“我可能是那个人吗?”
“不可能,阁下。”
“你确定吗?”
“是的,阁下。”
“你仍说你记得的那个名字是发孚吗?”
“我记得那个名字。”愚可倔强地坚持。
“那么,不论他是谁,他拿我的名字作掩饰?”
“应……应该足这样。”
发孚转过身来,以威严、缓慢而吃力的步伐走回办公桌后面,再爬上他的座椅。
他说:“我成年之后,从未允许任何外人见到我站立的样子。这场会议还有任何理由继续下去吗?”
阿贝尔感到尴尬又懊恼。到目前为止,这次会议实在极其弄巧成拙。不论在哪个阶段,发孚总能设法证明自己有理,而对方的指控错误。发孚已成功地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受难者, 他受到川陀的勒索,被迫出席这场会议,并且成为错误指控的对象。在他的驳斥下,那些指控立刻崩溃。
发孚必定会把他自己对这场会议的回忆广为宣扬

 
标签:必发集团

上一篇:可是几乎空无一物。不过房里倒是有不少人
下一篇:有个非常好的理由不该就此休会